So-net無料ブログ作成
検索選択

美人劫-下 [鬼故事]

住院期間,我偷偷溜出去找莊奇。我是在一個幽靜的茶館包廂裡與他見面的。莊奇告訴我,他那天之所以在酒宴上反常,是因為看到了倩。倩是他們保險公司的黑名單人物。 倩的第一任丈夫是本市首富張ping喜的獨子張文舉,她為他投下巨額bao單,但結婚一個月沒到就因為車禍意外死亡。倩的第二任丈夫是一位年輕的名醫,她也為他投下巨額bao 單,結婚也沒過一個月就因為出海游泳溺水死亡。倩的第三任丈夫是一位小有名氣的小說家,她一樣為他投入巨額bao 單,結婚沒到一個月卻莫名跳樓自殺。保險公司一直懷疑她利用婚姻騙取巨額保險金,卻一直找不到證據。 我越聽越怕,全身的汗毛也一根根地豎起來了。大熱的天,渾身直冒虛汗。我也曾?車失靈,我也曾差點溺死,這些,不可能全是巧合!我視若純情公主的倩,竟然真的是一隻喜歡吞噬交配物件的母螳螂。我終於明白莊奇為什麼會那麼害怕,貌比天仙,蛇蠍心腸,這種女人,對男人來說是致命的誘惑。怪不得良伯會用那種奇怪的眼神看我,原來,他早就心知肚明,知道我會在一個月內意外死亡。 與莊奇分手後,我一度彷徨迷惘,不知道何去何從。都市里人潮洶湧,一個個神情漠然,不知怎的,我竟然感到幾許蒼涼。後來,我來了廣場,無意中看到本市首富張平喜的辦公大廈,鬼使神差地走進去。   倩還在掙扎,絲巾卻越扼越緊了。這條絲巾的質地不錯,我試過,承受力很強,不會輕易斷裂。   “倩,你不要怪我,要怪,只能怪你太狠了,和你結過婚的男人,沒有一個能活過一個月。”我滿懷歉意地對倩說。   此時的倩,呼吸益加困難,眼珠子往外凸,原本美麗柔媚的容顏變得獰猙扭曲,全身不時地抽搐一下,眼看是活不成了。   過了十分鐘,倩不動了,身體軟綿綿的,如一堆爛泥。我把她屍體拖下床,經過客廳,拖到廚房,找出準備已好的厚背刀,準備分屍。   這時,廚房的門被輕輕推開,燈突然亮了,明亮的燈光讓我的眼睛眯了起來。一個苗條的人影門在廚房門口——是娟。   娟的嘴角掛著冷笑,冷冷地看著我,讓我無所適從。她右手拿著半包芙蓉王名煙。我認得這半包煙,是我藏在客廳裡的。自從與倩結婚後,我沒在她面前吸過煙。但她不在時,我也偷偷吸上幾支過癮。娟抽出一支,夾在手上,點火,放進嘴裡輕輕地吸了一口,吐出淡淡的煙霧。此時的娟,哪還有半點稚氣,分明是一個勝券在握的幕後主謀。   “娟……你……”我被眼前的娟震住了,說不出話來。太多的疑問,反而不知道怎麼開口。   娟瞧了一眼地上的倩,嘲諷道:“你就是這樣報答我姐姐的?”   她竟然一點也不害怕。要知道,我可是剛剛殺了她姐姐的殺人兇手。 “傻瓜,竟然想將她分屍?流出來的血怎麼處理?你洗得再乾淨也沒用,警方有種特殊的化學藥品,可以檢驗出沖洗過後的血跡。”娟的語氣裡充滿了輕蔑。 這時的娟,怎麼也不可能只有七歲的心智,依我看,遠遠超出了正常人的十八歲的心智。 原來,她一直在假裝病沒好。 我恍然大悟,又不敢置信:“以前發生的那一切,都是你策劃的?” “是的。”娟很爽快地承認。 “為什麼?”   “為什麼?”娟狂笑,笑得淒厲無比,“她為什麼要撞傷我?因為她撞傷了我,家裡的所有財產都給了她而沒有我的份!就算我好了,還要生活在她的陰影之下!我受夠了!她憑什麼能擁有一切,而我一無所有?就憑她那副楚楚可憐故裝清純的容顏?我哪點不如她?我這麼做,只是把我失去的奪回來,我沒有錯!”    我明白了。娟一直在處心積慮地對付倩。倩的三任丈夫,根本就不是倩害死的,而是這個貌似只有七歲心智的娟害死的。她嫉妒倩,想讓倩身敗名裂。我的?車失靈事件、誤服安眠藥事件,也是她設計的。所以,她才能巧合地從大海中救了我。她這麼做,是在逼我,逼我一步步地掉入她的陷阱,讓我精神壓抑下為求自保而謀殺倩。 我中計了。她成功了。 倩死後,我沒有財產繼承權,所有的財產都是她的了。她可以擺脫倩的陰影,呼風喚雨自由自在地生活了。 她將怎麼處理我?   “你想怎麼樣?”我冷靜下來,她既然選擇了這種時候現身,說明她還不想讓我坐牢。否則,她可以偷偷地報警抓我。    “我不想怎麼樣,畢竟,你是我的姐夫嘛。我只想提醒你,應該妥善處理我姐姐的屍體。然後,我會裝做一覺醒來,什麼都不知道。”娟笑了,笑得我毛骨悚然。 “嗯,謝謝你。”我長吐一口氣,“只不過,有件事,你發現沒有?” “什麼事?” “你不應該當你姐姐的面吸煙的,她最討厭這個!”我開始冷笑。   娟譏笑:“那又怎麼樣,反正她人都死了……”     娟有意無意地看了一眼倩的屍體,怔住了,笑容僵在臉上。倩的屍體在動!她緩緩從地板上爬起來,動作僵硬,宛如復活的僵屍,幽幽地望著娟。      娟怪叫一聲,倏然後退,差點癱倒,手裡的煙無力地掉在地上。 “姐姐……”   倩拍掉身上的灰塵,怒容滿面:“你怎麼變成了這樣?虧我一直在照顧你!” 娟總算明白了:“原來,你沒死。你們是在演戲給我看?”   我笑了:“娟,我從來沒有懷疑過你姐姐。她已經有這麼多錢,怎麼會為了那點保險金而殺人?何況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殺人?我找到老同學莊奇瞭解情況後,與你姐姐當面說清楚了。她本來就對張文舉他們三人不明不白的死亡感到懷疑,但你裝得太好了,怎麼也沒有想到是你設計的。後來,我仔仔細細地搜索了一遍我們的臥室,發現了你裝在梳粧檯下的qie聽器。我們沒有聲張,故意演出這麼一幕戲,就是讓你自動現形。”     娟怔怔在站在那裡,看看倩,又看看我,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然後,她狂笑起來:“好玩!真是好玩!我以為只有我是最壞的,沒想到你們比我更壞!我輸了,我認輸,再見了。” 狂笑中,她突然跑到客廳的陽臺上,俯瞰著下面堅硬的大理石地面,想要從這跳下去。我與倩急匆匆地追出來。   倩叫了起來:“等下……娟……不要……你先下來,我們是親姐妹啊,無論你做了什麼事,我都會原諒你的。”   娟冷笑:“收起你虛偽的憐憫吧。你真的愛我,就把家族的繼承權送給我!你肯嗎?”      倩遲疑著,欲語還休。 娟笑得更放肆:“你不肯!我就知道,你不肯!再見了,我親愛的姐姐。放心,不要為我擔心,我知道,會有人下來陪我的。”   娟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回首微笑,一縱身頭下腳上地躍了下去。幾秒後,隱隱傳來一聲沉悶的聲響,似乎一個裝滿東西的重布袋砸在地上。   從客廳的陽臺到地面,有十米高,娟跳下去,又是刻意求死,頭撞在堅硬的大理石上,?那間就斷了氣。        雨依然在下。 倩想再望一眼娟的屍體,卻什麼也看不清。她倚在陽臺的欄杆上,若有所思,緘默不語。 我湊了過來,拿出那條鵝黃色的絲巾,腆著臉笑道:“倩,你看這絲巾漂亮嗎?” 倩瞪了我一眼,似乎想要發怒。但絲巾已經如情人的手般纏上了她那雪白的脖子。 “你這是幹什麼?快放開!”娟猛然一驚,竭力掙扎。這次,不是演戲。   “倩,你乖乖的,聽話,不要鬧,很快就好了。你想想,娟一個人在下面,多寂寞,她需要你的照顧。”我對倩微笑,仿佛在哄一個不聽話的小孩般。    “偉……放開我……求你了。”倩說話越來越困難了,但她還是不願就此放棄,強吸了一口氣,“偉,你殺了我沒好處的。我的財產你沒有繼承權……” 是的,我不能繼承倩的財產。我也不敢在保險公司為她投下巨額保單,不然,誰都會懷疑她是我殺的。 但這沒關係。那天我去找過她第一任丈夫的父親,本市的首富張ping喜,他答應我,只要我為他兒子報仇,他將付給我巨額的報酬。在他心中,他的獨子張文舉就是倩害死的。那筆錢足夠我下半輩子生活了,而且不用寄人籬下。倩再好,也沒有自己有錢好。有了錢,什麼女人找不到?我一向是個不貪的人。 倩終於死了。 我想,我應該離開了。我將倩的屍體掛在我們的臥室裡,佈置成自殺的樣子。我會對警方說,因為倩逼成了她的親妹妹,良心上過意不去,從而尋了短見。我保存了我們開始演戲時qie聽器錄下的聲音,刪掉了娟跳樓後的對話。我對自己逃過警方的偵察很有信心,畢竟,我沒有任何動機謀殺倩。 現在,我要去客廳好好睡一覺了,睡醒後再假裝發現倩自殺而報警。在睡之前,我撿起娟掉落在地上的半包煙,抽出一支,貪婪地吸上一口。外面的黑暗廣褻深遠,無窮無盡。這個世界,本來就是這樣的,弱肉強食,勾心鬥角,人的天性本來就是自私的。 在我思緒飄浮不定時,我的舌頭似乎被什麼紮了一下。很快,我心跳加速,四肢疲軟,全身發冷。我把煙放到眼前,拔出一根細針。針上有毒,是劇烈的蛇毒。我的舌頭馬上腫脹起來。我想撥打電話求救,卻已經嘶啞著嗓子說不出話來。 我的眼前浮出娟臨死時的詭異笑容。她說,會有人下來陪她的,原來是指我。毒針肯定是她偷偷放進去的,這是她對付我的殺手?。 一切都晚了。在意識模糊之前,我突然想起了我與倩結婚時的神聖場景:紅地毯、聖歌、玫瑰花瓣、亭亭玉立如白蓮花般的倩。 神父的問話再次在耳邊響起:“你願意娶你身邊的這個人嗎?不論貧困、饑餓或是疾病,災難,都不離開她?” “我願意!” 這是我此生最後的答案。   (完)
nice!(0)  コメント(0)  トラックバック(1) 

nice! 0

コメント 0

コメントを書く

お名前:
URL:
コメント:
画像認証:
下の画像に表示さ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ください。

トラックバック 1

この広告は前回の更新から一定期間経過した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更新すると自動で解除されます。

×

この広告は1年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