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et無料ブログ作成
検索選択

美人劫-中 [鬼故事]

說真的,我從來沒想過會背叛倩。我這樣一個窮小子,又沒有過人的才能,普普通通,庸庸碌碌,生活在城市的最底層,能得到她的垂愛,過上富豪的生活,不知道是哪輩子修來的福氣,怎麼可能會背叛她呢? 結婚酒宴上,我的親朋好友們對我羡慕不已,一個個流著口水向我祝福。我能感覺到他們心中的嫉妒。也有例外不嫉妒的,那個人叫莊奇,是我的老同學,多年沒有來往。聽說,他在一個保險公司任職,而且已經做到了片區經理。我記得很清楚,那天,我與倩去敬酒,敬到他那桌。他原本與其他老同學談笑風生,熱情洋溢。猛然看到我與倩走過來,仿佛看到世間最可怕的事情般,突然間停住了所有的動作,面色慘白,渾身顫慄,直打哆嗦。我從來沒有看到過他如此驚恐,仿佛魂不附體般,完全不是平時精明強幹的他,顯得十分僵硬呆板。我不動聲色,繼續敬酒,心中卻在嘀咕,不知道他在搞什麼鬼。也許,他看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我東張西望,沒發現異常。酒宴上依然高朋滿座,觥籌交錯,一片熱鬧景象,哪有什麼可怕的事情發生?我也沒放在心上,以為他只是喝多了酒出現了幻覺。 “我說莊奇啊,怎麼這麼怕我給你敬酒?是不是看到了嫂子?”莊奇怕老婆是出名的,我這一說,老同學們都笑了起來。 “不……不是……”莊奇結結巴巴地回答,顫巍巍地站起來,舉起酒杯。 “什麼不是!別說那麼多,快喝酒吧!”我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莊奇沒有站穩,兩腿無力,竟然被我拍得直接坐下去,差點摔倒,一杯酒也灑掉了。 “別耍賴!快喝!”我又重新給他倒了杯酒。 莊奇這次倒也爽快,低下頭一口就悶了,喝完後兩眼怔怔地看著倩,口中念念有詞:“不會的,不會的……” 他說話的聲音很低,我靠得近,勉強聽清。 “不會什麼?是不是說,我妻子不會敬你酒?”我看莊奇這小子喝得差不多了,打鐵趁熱,不如把他灌醉算了。 倩瞪了我一眼,狠狠地踩了我一腳,臉上卻笑兮兮的,端起了酒杯:“哎,不是阿偉提醒,我還真忘了。聽阿偉說,你是他的鐵哥們,我應該再敬你一杯,感謝你當年那麼照顧他。禮數不周,多多包涵,我先幹為敬!” 說完,倩碰了碰莊奇的酒杯,把酒喝完。其實,倩的酒量也不小,只是她顧及身份,很少在大庭廣眾下喝酒而已。 莊奇的手在打抖,嘴唇哆嗦,似乎想說什麼,卻說不出來。他怯怯地掃了倩一眼,卻不敢直視她。就這樣扭扭捏捏了半天,他還是把這杯酒喝下去了。 我不想把時間浪費在他身上,他一喝完,我就拉著倩去敬其他客人了。離開那桌時,我悄悄地問倩:“你認識我那個老同學莊奇嗎?” 倩白了我一眼:“不認識!他神經兮兮的,你以後少和他來往!”   於是,我將這件事拋到腦後。對我來說,比這重要的事實在太多,這只是我婚禮中一個不和諧的小插曲而已。我萬萬沒有想到,就是這個不和諧的小插曲,後來卻救了我一命。  結婚後,我和倩搬進了這座臨海的別墅。倩說,這座別墅是他父親特意留給她的新房。我第一眼看到這座別墅就喜歡上它了。綠油油的草坪、古色古香的紅木傢俱、歐洲韻味的樓房,這讓從來沒有奢侈過的我心理上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別墅裡有個看門人,五十多歲,精瘦如猴,叫良伯。我第一眼看到他時就感到渾身不自在,仿佛身上爬滿了螞蟻般,癢得難受。後來我才知道我為什麼不喜歡他了,他一直在偷偷地看我,眼神很奇怪,似乎在看著動物園裡的動物般。而他,卻顯出一副洞察一切成竹在胸的樣子,似乎他是萬能全知的上帝般。我心中升起一股無名怒火,他怎麼能用這種眼神看我?我注意到,他這種眼神,只在看我時才有。他看倩的眼神恭恭敬敬,十足奴才相。他在可憐我?他在鄙視我?我不知道,他憑什麼可憐我鄙視我?我再差,也是男主人。他的資格再老,也僅僅是一個傭人。再怎麼說,也輪不到他來可憐我鄙視我!倩卻很尊敬他,對他和顏悅色。看在倩的面子上,我強忍著沒有當場發作。 我本想找個機會向良伯單獨問個清楚。可是我們一住進別墅,他就一聲不響悄悄地離去了。倩說,既然我們來了,這裡就不需要良伯了。她名下還有很多產業,也需要良伯這麼忠心耿耿的老人守著。倩既然這麼說了,我也不好多問。我猜想她不想讓外人打破他們的二人世界。 實際上,我們是三人世界。 除了良伯之外,別墅還住著一位年輕女孩,比倩還要年輕。她叫娟,是倩的妹妹,十八歲,輕盈如蝶。倩的長相本來已經夠清純了,但在娟面前,卻顯出幾分成熟的味道。是的,娟給人的感覺就像一個不諳世事的小女孩,渾身透著稚氣,說話都帶著奶氣。後來我才知道,娟七歲時腦部受過創傷,智力發育停滯了。現在的娟,雖然有十八歲的身體,卻只有七歲的智力。 七歲的小女孩,玩心當然重,時常要我與倩陪她玩。倩在時還好辦,她一離開,我總要天人交戰一番。娟的身材太誘人了,宛如一顆青澀卻帶著幾許清香的青果,讓人有種忍不住想咬一口的衝動。她又沒有自我保護意識,像個小孩子似的,動不動就撲到我懷中,或讓我背她,令我尷尬不已。這還是春天,她穿的衣服還多。如果到了悶熱的夏天,薄衣單裙,她還這樣,我真不知道是否還能控制住自己的情欲。 娟很喜歡與我在一起玩。我從小就在蛤蟆街野慣了,玩什麼都精。我經常陪著她放風箏、蕩秋千、捉迷藏。有一次,倩出去了,我與娟玩捉迷藏。我躲在別墅裡的椰樹上面,娟找了半天都沒找到我。後來,她急得哭了,坐在草坪上大叫:“四姐夫!我不玩了,快出來啊……” 我從椰樹上爬下來,悄悄地躲在她身後,怪叫一聲,嚇了她一跳。   “你叫我什麼?”我故意扳著一張臉問她。 “四姐夫!你沒失蹤啊。”娟破涕為笑。   “你怎麼叫我四姐夫?”我有些奇怪,娟一向叫我為姐夫的,好好怎麼變成了“四姐夫”? “你本來就是四姐夫嘛,不過姐姐不准我這樣叫你。”提起這個,娟似乎還有些委屈。   “為什麼?” “你真笨,因為前面還有大姐夫、二姐夫、三姐夫……”   我更奇怪了,倩告訴我,她只有娟這麼一個姐妹。我問她:“你有幾個姐姐?” “就一個!”娟的回答乾淨俐落。   “那怎麼有這麼多姐夫?”我疑惑不解。 “你猜啊?”娟頑皮地笑了。   我靜下心想了一會,想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我試探性地問娟:“大姐夫、二姐夫、三姐夫是不是全和你姐姐結婚的?” “是啊!”娟做了個鬼臉,“四姐夫,你真笨,要想這麼久!” 我心沉了下去。娟的心智只有七歲,她是不會說謊的。倩是我心目中的公主,她卻已經結過三次婚。怪不得她不讓我接觸她的親戚朋友。   “那大姐夫他們去哪裡了?”我壓住心中的怒氣,擠出幾分笑容,誘導娟。 娟卻撒開腿跑起來了,邊跑邊叫:“不告訴你,四姐夫,你來抓我啊!抓到我就告訴你!”   沒辦法,我只好用百米衝刺的速度追她。我在別墅門口追到她,一把抱住她。   “抓到了吧,現在告訴姐夫,你的大姐夫他們去哪裡了?” 娟也跑累了,咯咯直笑:“等我歇下嘛,大姐夫他們去了……” 突然,娟停下來了,不說了,張著嘴低下了頭,站在那裡玩弄衣角,仿佛一個做錯了事的小孩般。 我抬起頭,看到倩正站在娟面前,臉色陰沉,眼神如毒蛇般,狠狠地剜著娟。別說娟只有七歲的心智,就是我,看到倩如此惡毒的眼神也不由地打了個寒顫。   “小孩子,不准亂說話!不然,會爛舌頭變成啞巴!”倩沒理我,拖著娟強行把她帶到娟的房間裡。我本想跟去,卻被倩關在門外,在外面隱隱聽到倩的打罵聲與娟的哭泣聲。 從那以後,娟再也沒叫我四姐夫,我再也沒問她那些姐夫的事情。我也不敢問倩,怕她惱羞成怒與我離婚。以前結了三次婚又怎樣?我以前還不一樣到處鬼混,玩過的女人也不知有多少。為了這件事,倩一度對我沒有好臉色。好在女人的心總是軟的,我厚著臉皮哄了她幾天,她的心情終於好了起來。為了消除兩人間的隔閡,她還特意給我買了輛奧迪小轎車。 說實話,住進臨海別墅沒多久,就失去了當初的那種新鮮感與興奮感,確實感到有些無聊。她不讓我去接觸她的親友,名義上說我的性格不適合與她的親友交往,實際上是怕我與她的親友鬧出什麼笑話出來丟她的臉。好在我也不喜歡她那些西裝革履的親友,落得個清閒自在,沒事的時候開著奧迪車去蛤蟆街的找我以前的狐朋狗友。和他們在一起,我成了理所當然的主角。雖然不時買單付帳,但那種眾星捧月的感覺讓我特別愜意。 這種日子沒維持多久。 那天,我如往常一樣從別墅開著奧迪出去。也許是我命不該絕,一向喜歡飆車的我這次竟然開得很慢。還沒駛出多遠,我就發現了異常——奧迪小車的?車失靈了!我當時就懵了,心裡直冒涼氣。好在車速並不快,公路上來往的車輛行人並不多,我強抑住狂亂的心跳,鎮定下來,沉著應對。我將奧迪小車開到公路旁邊,在一個沒有護欄的地方猛打方向盤。護欄那邊,是一道斜面並不大的小山坡。由於上坡,奧迪小車的速度越來越慢,我找了個機會跳下來。 後來,我將奧迪小車送進指定的修車廠修理,並對他們的服務經理大罵一頓。他們也感到委屈,說他們是有幾十年悠久歷史的德國品牌,不可能會出現這種事情。修理廠的師傅偷偷告訴我,這輛奧迪的?車可能被別人動了手腳。 除了我,這輛小車的鑰匙只有一個人有——那就是倩。難道這一切都是她策劃的?我想起娟叫我四姐夫的事情,忐忑不安,心裡堵得慌。 回到家,我將事情的經過簡略地告訴了倩,偷偷觀察她的反應。倩對此顯得有些吃驚,但也僅僅是有點吃驚而已,並沒有表現出太多的意外。而且,她對我的傷勢也漠不關心。   這讓我的疑心更重了。    從此以後,我再也不開那輛奧迪小車了,情願打計程車出去。那時,我對倩雖然有疑心,卻沒有完全肯定是她搞的鬼。過了些日子,天氣開始變得熱起來了,初夏到了。倩提出個建議,要他們一起去海邊游泳。娟舉雙手贊成,我當然不會反對。我本來就喜歡游泳,而且,還可以借機瞧瞧娟穿泳衣的樣子。去之前,倩讓我喝了一杯熱氣騰騰的黑咖啡。她說,咖啡能提神,每天喝一杯對身體有好處。黑咖啡的味道有點怪,苦苦的,似乎還有些藥味。我本想拒絕,卻拗不過倩,勉強灌進去。 到了海邊,我們換了泳衣,一頭紮進了淺藍色的大海。這天的天氣也好,風平浪靜,海水溫暖。倩與娟都會游泳,我就更不用說了,從小就是游泳健將。後來,我們比賽,看誰最先遊到對岸的那片孤岩。我游在前面,游著遊著,感覺不對勁。眼皮怎麼這麼沉?手腳怎麼這麼疲軟?一種深深的倦意湧上心頭。一個不小心,嗆了一口海水。怎麼會這樣?我平時的體力足夠我遊到對岸的那片孤岩,怎麼會如此不濟?我竭力震了震身子,想要驅散掉那種莫名的倦意。可是,沒用,倦意反而更濃了,身體越來越不聽大腦神經的指揮了,沉沉欲睡。我清醒地意識到,我服下了安眠藥。我想起了那杯味道怪怪的黑咖啡,安眠藥一定是摻在黑咖啡裡面的。只是,倩為什麼非要我喝下那杯黑咖啡?如果說這一切都是她設計的,她的目的是什麼?我想不通,身體越來越沉重,如同一截金屬般,兩眼一黑,漸漸地沉下海面。 我以為我死定了,可是沒有,我遇到了救星。這個救星不是別人,就是娟。娟本來遊在我身後,目睹了我沉下海面的整個過程。水性不錯的她居然找到正在猛喝海水的我,把我拖回了沙灘。 那晚,我做了個噩夢。我夢到倩變成了一隻漂亮的母螳螂,而我則是一隻威風凜凜的公螳螂。倩不斷地向我展示她那誘人身材,散發出濃濃的雌性激素氣味,引誘我與她做愛。我沒受住誘惑,歡快地撲上去。極度激情之後,我筋疲力盡,依偎著她休息。一向柔媚的她卻目露凶光,伸出鋒芒畢露的螳臂,突然襲擊,狠狠地夾住我,將我撕成碎片。我死不瞑目,眼睜睜地看著她將我身體的碎片一片一片地送進她的小嘴,慢慢咀嚼,殷紅的血水從她的嘴角緩緩滲落。 我從噩夢中驚醒,一身冷汗。睜開眼,卻看到倩那張嫵媚動人的笑靨。 “醒了?”倩一臉關切的樣子 我無力地點了點頭,假裝身體還沒有恢復,又緩緩地閉上眼睛。我不想看到她那張柔媚卻善變的臉。
nice!(0)  コメント(0)  トラックバック(0) 

nice! 0

コメント 0

コメントを書く

お名前:
URL:
コメント:
画像認証:
下の画像に表示さ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ください。

トラックバック 0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広告は前回の更新から一定期間経過した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更新すると自動で解除されます。

×

この広告は1年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