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et無料ブログ作成

美人劫-上 [鬼故事]

深夜,電閃雷鳴,風狂雨驟。我穿著雨衣,詭異地穿梭於城市的陰影中,仿佛一條暗處爬行的蛇。雨點迅急地撞在我臉上,隱隱生疼。雨太大了,即使穿了雨衣,全身也淋得濕漉漉的,冷得直發抖。我加快了腳步,深一腳淺一腳地往南郊走去。路上已經看不到人影,偶爾駛過的計程車都是一掠而過,絲毫沒有停下來載客的意思。前些日子,這條路接連發生幾起搶車棄屍的惡性案件,害得這裡人心惶惶,誰也不敢深夜獨自逗留在這裡,一到了午夜就變得死氣沉沉。我看了一眼手錶,十二點整。原本在風雨中搖晃不定的路燈也一盞接一盞地相繼熄滅,大地一片死寂。 時間剛剛好。我笑了,無聲的冷笑,甩了甩身子,想要驅除這股寒意。實際上,我是想要驅除心中的緊張,為接下來所做的事情做好心理準備。我特意挑選這種時間、這種天氣外出,當然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繼續走了半個小時,我在一座臨海的別墅前停住了。鐵門緊閉,庭院深深。但這難不倒我,我早就觀察好了,那邊有一棵椰樹,緊挨著別墅的圍牆。我輕而易舉地爬上椰樹,越過圍牆,跳到鬆軟的草坪上。然後,我走著貓步,無聲無息地靠近樓房,沿著下水道爬上陽臺。一切如我所料,陽臺的窗戶是開著的,我鑽了進去。客廳很大,房間很多。我熟門熟路地找到主臥房,掏出巨鉗,“哢嚓”一下,門鎖被輕輕扭掉。我側耳聽了聽,確定沒有異常,這才躡手躡腳地閃進主臥房。 主臥房裡鋪著一張華麗的雙人床,上面睡著一個極其美麗的年輕女孩。我放下雨衣與工具包,慢慢地靠近雙人床,仔細端詳著這位年輕女孩。她的肌膚很白,宛如有一種白玉般的光澤在隱隱流溢。她的睫毛很長,隨著呼吸微微顫動。她的睡姿很誘人,仿佛童話中的睡美人般,讓人心中無端地生出許多憐愛來。 我情不自禁地低下頭,輕輕地吻了吻她嬌豔欲滴的小嘴,讓自己再次沉浸在那種熟悉而醉人的芬芳柔膩裡。 我的吻,驚動了她。她驀然醒來,睜著大眼睛,仿佛不敢置信般,驚疑不定地望著我,半晌才說:“偉,你回來了?” “噓——” 我左手捂住她的嘴,右手豎起一個手指在自己的嘴邊做出一個禁聲的動作,“是我,倩,不要叫。”   儘管心中疑惑,倩還是忍住了,沒有驚叫。她當然會聽我的話。因為,她是我的妻,我是她的夫。    三個月前,我還是蛤蟆街的無業遊民。蛤蟆街是這個城市裡最骯髒的小胡同,居住在這裡的都是這個城市的底層人物。當時,又有誰能想到,我會找到像倩這麼好的女孩為妻,不但溫柔漂亮,而且家境殷實。不光是蛤蟆街的人想不到,就是我自己也想不到。所以,當我聽到以算命卜卦為生的郭半仙說我近期命犯桃花、時來運轉,僅僅一笑了之,一分錢都沒有給他。我很清楚,郭半仙沒多少道行。他的卦靠不住的,只能躲在蛤蟆街騙吃騙喝。 命運就是這麼深不可測,一向不靈的郭半仙這次竟然奇准無比。我真的走了桃花運,邂逅了倩,一個氣質高雅容顏清秀的千金小姐。 那天,我如往常一樣,在蛤蟆街上尋找獵物。我想找一輛高級點的小轎車,在它拐彎時突然沖上去,假裝被小轎車撞傷詐騙點錢財。這種事情在城市裡屢見不鮮,這種手法也很老套,卻常常能奏效。因為我不貪,每次索要的錢財並不多,三五百而已,何況這是我的地頭,絕大多數的車主都會自認倒楣也不願意花時間與我揪扯不清。 但我沒想到,這次,我會選中了倩,也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倩是個菜鳥,剛領到駕駛執照,卻開著一輛全新的寶馬行駛在人潮擁擠的蛤蟆街上。我盯上了她。在一個拐彎口,我突然沖上去,把她嚇了一跳。驚慌中的倩踩錯了地方,踩到了油門,寶馬不但沒減速,反而加速撞了過來。結果可想而知,我被撞傷了,她也被撞傷了。所不同的是,我眼疾手快,本能地躲避了一下,僅僅是受了皮肉之傷。而她,卻連人帶車重重地撞到牆壁上,血如泉湧,昏迷不醒。我們兩人都被送去了鄰近的醫院。醫生說她失血過多,要儘快輸血,可是血庫裡沒有適合她的血漿。她是AB型,恰巧我也是AB型。那天,也不知為什麼,我大發善心,義不容辭地捐血給她。接下來發生的事就很自然了。倩是個毫無機心的純情女孩,清純如詩,把我視作救命恩人,對我噓寒問暖。我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大好機會,憑著英俊的外表、幽默的談吐、多年情場廝殺的經驗,很快就虜獲了她的芳心。 找到倩這麼好的女孩為妻,我洋洋得意,自命不凡。後來我才知道,事情遠沒有我想像得那麼簡單。但當時,我被巨大的幸福感所迷暈了,沉浸在愛河中,整個人都輕飄飄的,仿佛雲中漫步般,一心只想娶她過門。在我的一再催促下,相識才兩個月的我與倩,在本市最宏偉的教堂舉行了婚禮。 我的雙親早已去世,巧的是,倩的雙親也不在人世。這讓我心裡多少平衡了些。據說,倩的父親是一名成功的商人,去世前曾給她留下一筆巨額財產,現在由她的叔叔伯伯們託管,等她年滿三十歲後才能交給她經營。倩的叔叔伯伯們很不贊成倩與我結婚。他們提出了一個苛刻的條件,要我與倩結婚前到公證處做個財產公證,並且放棄對倩的財產繼承權。這點,讓我很不痛快,好像我隨時會為了錢財謀殺倩似的。但倩卻覺得她叔叔伯伯們說得有道理,答應了他們。我沒辦法說服倩,更沒辦法說服她的長輩,只好按他們說的去做。 除此之外,倩還特討厭別人吸煙。她說,她對香煙的味道敏感,聞到煙味就渾身不舒服。一個男人不吸煙,那還叫男人?但倩要我在香煙與她之間做出選擇,我只能選擇她,與相伴我多年的香煙告別。 一個月前,我們終於步入了本市最宏偉的教堂。踏著紅地毯,聽著唱班師的聖歌,望著潔白婚紗中亭亭玉立宛如一朵白蓮花般的倩,滿天的玫瑰花瓣繽紛飄灑,那時的我還恍惚如夢。幸福來得太快了,讓我有種不真實的感覺。直到主持婚禮的神父問話,我才清醒過來。 “你願意娶你身邊的這個人嗎?不論貧困、饑餓或是疾病,災難,都不離開她?”   “我願意!”我毫不遲疑地回答,聲音宏亮,信心十足。 倩躺在床上,翻了個身子,狐疑地看著我,輕聲問:“你不是說今晚去朋友家,不回來嗎?” 我笑了,笑容可掬,柔情無限:“想你了……沒你我睡不著……” 倩嬌嗔了一下:“鬼才信你!” 我從懷中拿出一條鵝黃色的絲巾,遞給她:“特意幫你買的,漂亮嗎?” 倩顯得有些驚訝:“你怎麼變得這麼好了?” 平時,除了玫瑰花,我很少送禮物給她,因為我的眼光很難得到她的認同,但今天卻是個例外。她接過絲巾看了看,放在手上摸了一會,有些欣喜,又有些遺憾:“這絲巾手感不錯。可惜,現在離秋天還早,暫時用不上。” “不會的,你很快就能用上了。”我微笑著從她手中取來絲巾,拉開,系在她脖子上,由衷地歎道,“真好看!” “是嗎?”倩似乎有些害羞,“你這個人,說話沒正經的,油腔滑調,老是騙我。” “這次,我沒騙你,是真的好看。”我收起了笑容,一本正經地說。 倩打了個哈欠,有些倦意:“哎,這麼晚了,明天再試吧。好困,拿下來吧。” 我卻絲毫沒有從她脖子上取下絲巾的意思。 “快解開,你系得太緊了!”倩有些惱怒,胸脯一鼓一鼓的,呼吸開始變得困難。 “對不起……”我依然在笑,只是,笑得很邪,笑得很毒。 “你……想……做……什……麼……”倩斷斷續續說出這幾個字,伸手去掰我的手。我沒回答她,雙手緊緊地扼住絲巾。 她終於知道我想做什麼了。   只是,她知道得太晚了。
nice!(0)  コメント(0)  トラックバック(0) 

nice! 0

コメント 0

コメントを書く

お名前:
URL:
コメント:
画像認証:
下の画像に表示さ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ください。

トラックバック 0

この広告は前回の更新から一定期間経過した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更新すると自動で解除されます。

×

この広告は1年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